清潭与青檀

奇怪的手青.(梦境篇)

比起中弹的描写更多的笔墨在下了故事情节方面.

描写特别苦手.


高中毕业后一年了.和青八木分离了一年了.这个暑假要不要去看看他呢.兀自想着这些.走进宿舍.繁忙的学业给身体积累了不少疲累.爬到自己并不柔软的床上想着快点休息.但只听着一阵急促的敲门声.只得起来开开门."阿一!?怎么是你!"眉目清秀的金发少年站在面前.带着那抹温柔的微笑.顿时忘记了疲劳.与他去走夜市闲逛.街上行人不少.但却再没有注意其他.他金黄的发披在肩上.如梅花鹿般水灵的眼睛闪耀着夜市的霓虹灯光.过马路的时候悄悄牵住他的手.指尖的温暖瞬间传到心脏.留恋这一分一秒.他主动提出去唱卡拉OK.我没有拒绝的理由.进入包厢却突然身处黑暗.刚刚累积的疲累在这一瞬间爆发了出来.肌肉酸痛.手脚仿佛还在拼命前后摆动.现在...在逃跑吗?意识十分清醒却感受不到身体的存在了.视野中是死寂的黑.什么也听不见.除了疲累什么也感受不到.这样的茫然并没持续多久.只听见几声巨响.好似充气过多而爆裂的气球在耳边炸开.又感觉到汗珠从耳边滑下.感到了不安与惶恐.至少要知道现在为何有这样的处境吧!转过身去.看到青八木被一片白光环绕.那柔和的光引诱我前进.而青八木仿佛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..

砰——!

又是一声巨响.让我感到左臂有一些麻痹.随即是剧烈的疼痛."啊啊啊——"发出痛苦的喊叫.我跪倒在地.迅速的右手掐住了左臂.可看到的是一片血肉模糊.皮肉被强烈的冲击炸裂开来.血液毫不怜惜的喷涌流淌.周身的黑暗压抑着.大口大口的喘着气.眼泪因疼痛肆意流出.视野模糊的抬头仰望.只见那随风飘动的金发.和他手中如他眸子般闪亮的银色左轮手枪.又感觉腹部被人狠狠的打了一拳.一小段麻木后是撕心裂肺的疼痛.心跳声越来越强烈.感觉的到心口产生的东西随着伤流走了.全身麻痹中再也坚持不住.瘫倒在地.剧痛来势凶猛.猩红的血液温热.流淌在漆黑的位面.血腥味充斥口腔.却仿佛道出了"Haji..."

意识突然恢复了.满头大汗的从床上弹起.心有余悸的不停喘息.左臂只是被身体压的麻痹.这可怕的梦却加重了自己对青八木的思念.连忙拿起手机.按了熟悉的号码过去.串串忙音过后.一种说不出的苦涩哽在喉头.


使用的梗是(如果梦到一个很长时间没有见到的人.说明他已经忘记你了.)

bug修复.手嶋和青八木没有考上同一所大学.手嶋为了实际的大学生活努力学习奋斗着.所以电话联系可能疏忽了些.但是起初青八木不好意思打扰却十分想念.之后就想着离开了.这么一个心理变化.

结局是he还是be都可以.
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