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潭与青檀

青八木救镝木.手嶋的心情.



"高中联赛...远远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简单..仅仅过了一天.自己的身体都快吃不消了.还要继续拼下去.我已经有了足够充足详细的经验.无数作战计划.至少还能以不变应万变.手嶋纯太..你一定不能再拖累队伍了!"

昨夜勉励自己的话语重新清楚的回响在耳边.前面还是直道.灰白色铺满地面.眼中只有公路赛道.思考着箱根的队伍以多快的速度追赶自己.不由得生畏.

脑内的思路还没捋顺.处理着和队友的对话.却突然发现.镝木.掉队了.还来不及抱怨.大脑随即的做出反应.大喊镝木的名字.简直要抓狂. 上天竟要如此捉弄我.

理智.我还残存理智.

我深知镝木的性格.这家伙失去了段竹给的支撑.无助.恐惧和紧张占据了他的心.明明合宿时锻炼过他了...可恶.一声轻啧.懊悔到此为止.现在最主要的是和先头会和."放弃他!我们继续前进!"刚刚讶异的几分几秒.给箱根留了多少超越我们的机会!事情解决的方法如一张清单清晰的出现在我脑海里.迅速的下达了命令.该继续加速了.

不...不行.小野田对我说的六人队服.总北的意志让我踩不动踏板.迷惘.迷惘.脑内飞速运转.如同玩转魔方或拼拼图一样极速的搭配做法与结局.眼中映射的是队友.眼中浮现的是箱根全员站在领奖台上的样子.

"纯太."一声轻呼让我回到现实.耳侧的发有丝黏在皮肤上.心里抵抗着这粘腻感.听到青八木说出"我要把镝木带回来"的言论.

"开什么玩笑!!不可能的!不要做那些无谓的工作了!!现在最重要的是和先头会和!!"我气急败坏的喊了出来.实在是太没礼节了.而他眼神坚定.我不敢反驳.

"我能说出七个不让你去的理由.你想听听吗."

"不必了."

"即使这样你也坚持要去吗."

"...嗯."

我这混蛋.真是太执着于夺冠了啊.要是没了队伍中的谁.总北.必死无疑.但是.如果没有成绩来证明自己.我拼命踩动踏板.就是为了什么.风从耳边呼啸而过.

"我相信.你会带给我第八种结局."

我相信.他会带我给我奇迹.拗不过他.我再也无暇享受风.云.阳光抑或空气.皮肤溢出汗水.浸过队服.

我还没到筋疲力竭的时候.

我还不能到筋疲力竭的时候.


end-


读起来仓促是我文章最大的毛病.空洞.没有灵魂的文章.语言困乏.如一副骨架.强行挂在其上的肉末和脏器.完全不是个灵活的人形.没像阅读题一样把"对青八木行为的感觉"直白的写出来.不是偏向侧面.而是太松垮了.没有重点.中心和主题.想要表达什么完全不知道.竭尽全力去描绘的面具.摘下后却是惨白的脸.就像瘫坐于自己拙作面前的画家般.破碎的字句如粉末挥洒的颜料涂满地面.却心如死灰.我还需要更多知识.我还需要更多能量.


以此祭奠不曾存在的爱人.


评论

热度(2)